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推免生是否搶了考研生的“奶酪”

中國高校之窗

推免比例持續擴大,“雙非?!泵~難求——

推免生是否搶了考研生的“奶酪”

光明日報記者 陳鵬

作為大學專業成績、推免測試的“雙料第一”,南開大學大四學生林悅依將“毫無懸念”地拿下本校推免保研資格。北大、廈大、中科大、暨大的推免報名資料,在她的電腦文件夾中依次排列。

推免保研,即推薦少數優秀應屆本科畢業生免試為碩士研究生。

9月,各高校研究生推免工作啟動。10月8日,國家推免系統正式開放,推免生可注冊并填報信息,跟蹤錄取情況。

目前,考研人數持續上升,2020年達341萬。作為研究生遴選的另一條重要通道,高校的推免比例在日益擴大。面對猛增的考研學生,推免生是否搶了他們的“奶酪”?推免和統考,哪種制度更有利于研究生教育的質量提升?

推免比例普遍提高,推免生“贏在起跑線”

這個推免季,最搶眼的是新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宣布:2021級全日制僅招收推免生源,統考階段僅招收非全日制定向就業生源。

這意味著,考研生將無緣就讀這所國內頂尖新聞學院的全日制學位。這次“放大招”,并不是突然襲擊。近些年,一些高校部分專業逐步提高推免生招生比例,僅招推免生的例子也不鮮見。

2020年,南京大學部分學院招收推免人數占比超過60%;北京大學理論物理等專業只招收推免生;蘭州大學推免生錄取人數較2015年翻了一倍。2015年開始,教育部施行推免生招生改革,此后,高校推免計劃猛增,“搶奪”優質生源。

考研學生鄧然“不關心”這些話題,對于她來說,“想獲得推免資格,困難重重”。

鄧然來自江西一所“雙非?!保ǚ且涣鞔髮W、非一流學科建設)?!霸诶砉た茖W校里讀文科,是弱勢中的弱勢”。在她所在的文科學院里,推免資格“比黃金還珍貴”——新聞類專業每年只有一個推免資格,新聞班和播音班學生輪流獲得。

按照慣例,學院今年的推免資格在播音班。鄧然自嘲,“可以心無旁騖地埋頭復習,參加12月的研究生統考”。從3月開始復習,鄧然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自習室度過。即便是暑假,也基本沒離開過學校。

從鄧然身上,記者看到了考研群體的一些基本特征——高考失利后“再拼一次”,期待提高就業的核心競爭力……他們不得不擠上考研這條路。

2020年,考研人數首次超過300萬,達到341萬。盡管擴招18.9萬研究生,仍有200余萬人不能通過考試,被研究生教育拒之門外。然而,有些人因為推免,提前拿到了入場券,“贏在了起跑線”。

“學分績點3.57”,清華大學大四學生陳藝坦言,“這個成績并不算高,班上一半左右的同學準備著手填報推免系統?!彼蛴浾咛峁┮粡堄∮性撛合倒碌摹锻泼廪k法》,上面顯示,直碩、外推的成績排名要求是前80%。

“硬性規定只有這一條,其他約束條件可以忽略不計。大部分同學可獲得推免資格,區別在于內推和外推而已?!标愃囌f。

目前,各校對考研推免資格的認定,有的使用學分績點,有的提出在專業排名前25%,甚至是10%以內。

林悅依告訴記者,學分績點反映的是整個大學前三年的成績,績點要在一定范圍內,才有資格入圍推免?!敖又€要不停地筆試、面試,比起考研生來說,也不輕松?!贝饲?,她參加的帶有推免預錄取性質的夏令營,“十個都不止”。

推免生多來自“雙一流”,學校層次是決定因素

沒有人能否認,在推免的賽道上,本科高校的層次決定了學生的優勢。

截至2020年,我國擁有普通高等學校2740所,僅有366所高校具有推免資格。有專家指出,有推免資格的二本院校數量幾乎為零。

在推免政策的具體執行層面,即使是同樣獲得推免資格的學生,由于其本科院?!俺錾怼辈煌?,也可能面臨不同的“待遇”。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張琳發現,在考研復試中,考官還是習慣看考生的“出身”,“十分介意考生的本科學校層次”。

“這么一來,學生通過高考考入高校之時,就注定了其可能的碩士推免概率,教育代際不公平效應仍舊存在”。張琳說。

“獲得推免資格之后,學生進入名校的概率會大大高于統考生。同時,推免并非與統考同臺競技,而是兩條不同的渠道獲得研究生錄取資格?!痹趶埩湛磥?,這是推免生受到質疑的癥結。

此外,記者調查發現,目前,137所“雙一流”建設高校不僅擁有絕大多數的推免名額,也是各大名校推免生的主要來源。

2019年,北京大學共接收推薦免試碩士生2174名,其中有2061人本科來自于“雙一流”建設高校,占比高達94.8%。中山大學該比例也達到91%。

2013年,教育部曾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推薦優秀應屆本科畢業生免試攻讀研究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各招生單位招收推免生數量不得超過本單位碩士研究生招生計劃的50%,各專業必須留出一定比例招生計劃用于招收統考考生。

“推免生在該校招生總量中的占比不能超過50%,這是教育部的規定。但這并不意味著各專業、各類型研究生招生都遵循這一條紅線,只要總量滿足要求即可。換言之,有可能相對冷門的專業、專業學位有更多的比例招收統考生?!鼻迦A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王傳毅說,從近些年全日制碩士研究生的招生情況來看,越來越多的名校推免生數量占比逐漸接近50%。

推免生增多,是否擠壓了考研生錄取機會?

武漢一所211高校研究生院負責人告訴記者,2020年該校推免生比2019年有所增長,占錄取總數12.6%?!拔倚M泼馍浫”壤桓?,不存在指標擠占的問題。但部分985高??赡軙?0%,這樣就會擠占考研生指標?!?/p>

對此,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陳志文持不同意見,“推免生總量雖然持續增長,實際占總招生量的比例卻在下降?!彼榻B,近年來,推免比例基本維持在12%至14%之間。前些年,這一比例最高曾達到15%左右。無論從占比還是招生總量上來說,并不存在擠占考研機會之說。

因為缺乏官方的數據支撐,該說法記者還無法證實。

質量誰高,個體感知差異明顯,缺乏權威解答

當推免比例日益擴大作為一種政策導向出現時,人們不禁要問,推免生和考研生哪個質量更高?哪種制度更有利于研究生教育的質量提升?

《2019年全國研究生招生調查報告》披露,超過九成的招生單位認為推免生的質量普遍高于統考生,超過六成招生單位認為推免政策對考生來說比較公平。該《報告》來自中國教育在線,其調查樣本量未能公布。

但在記者的調查中,對于研究生生源的質量差異,不同地域、學校、專業的教授卻給出了完全相左的結論。在回答哪個質量更高的問題時,有人選擇推免生,也有人回答是考研生。對于這個問題,顯然,教師的個體感知差異表現得十分明顯。

記者試圖查詢教育部門權威數據,以建立研究生質量高低與推免生、考研生之間的某種聯系。截至目前,由于教育部門從未公布推免生整體招生數據及質量跟蹤報告,“推免生質量更高”這一說法,在更大的范圍內是否適用,無從印證。

從2012年起,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主辦的《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每年都會對全國研究生開展滿意度調查。記者得到了一份2020年的調查結果,該調查樣本數量超過10萬。該項調查顯示,研三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身份發表的論文中,公開招考生人均發表1篇學術論文,推免生人均發表1.69篇學術論文。若僅限于SCI/SSCI/EI論文,則公開招考生人均發表0.35篇,推免生人均發表0.99篇。

“發表論文只是考量研究生質量的一個方面,但一定程度體現出學生在研究領域的能力和意愿。從這個意義上說,推免生的質量更優?!蓖鮽饕憬o出這樣的判斷。他解釋說,推免是一個“掐尖”的制度,排名靠前的學生才能獲得推免資格,且除了考察學習成績以外,更加看重學生的綜合素質能力。因此平均水平上,推免生較統考生有顯著優勢。

王傳毅提醒:“必須看到的是,考研生中有非常優秀的,推免生群體里也有不太出色的。如果,對于擁有同樣學術潛質和能力水平的本科生來說,因其是否獲得推免資格,而導致讀研概率有所不同,則一定程度上有違公平?!?/p>

如果像高考一樣,研究生錄取單純依據分數,也不能解決問題?!把芯可恼猩壿嫴坏韧诒究粕恼猩壿??!卑凑贞愔疚牡慕忉?,從某種角度看,研究生的培養目標是科研人員,要把有研究能力與意愿的人篩選出來。

“由于種種原因,高校已經嚴重分層,在研究生推免過程中,相對應的推免比例與人數不同是合理的?!标愔疚奶寡?,是否應該給予所有學校推免資格,或者按照層次,給予某些學校更多的推免資格,都值得研究和探討,“但前提是把推免這個蛋糕做大,更大范圍推廣推免制度”。

“推免制度的完善是一個系統工程?!蓖鮽饕憬ㄗh,可考慮在既定質量標準的條件下,放寬更多的高校具有推免權及推免名額;嚴守錄取高校的推免比例,且密切關注不同專業、不同類型之間的推免比例差異,確保所有專業都能給統考生留出機會;將推免復試和統考復試并軌,“推免的是初試而非復試,‘免檢產品’要和‘普通產品’一同接受錄取單位的最后檢驗”。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部分采用化名)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综合欧美亚洲色偷拍区_学生精品国产福利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深夜福利视频